AMA 垂直品鉴
滴金酒庄
(2005-2019)

Château d’Yquem Vertical Tasting(2005-2019) 滴金酒庄垂直品鉴 - Alexandre Ma

在波尔多流传着这么一句话:“滴金没有弱年份,因为它永远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

是什么让滴金这么有底气?如果你在采收期间去滴金的葡萄田里走一圈就全明白了。 滴金对贵腐葡萄的采收要求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,贵腐菌沾染不均匀的不要,果皮破损的不要,果粒没有干瘪的不要,浓度不够的不要… 如此一来,往往采完一整行葡萄树也没多少合格的葡萄,所以就得一遍一遍的采,正常酒庄只需给采收工人付一次工资,在滴金这里经常要付很多次。

 

假若是遇到极端恶劣的年份,滴金干脆一瓶都不酿(例如下列年份:2012、1992、1974、1972、1964、1952、1951、1930、1915、1910),你说这么任性的酿酒方式放眼全球估计也就只有LVMH能够消受得起。

 

因此,当滴金现任技术总监Lorenzo问我这次垂直品想品什么年份时,我也“任性地”跟他说:“无所谓,啥都行。”

 

这次滴金垂品绝对是帝王级的饕餮,品的我那叫一个身心愉悦,我甚至还给出了苏玳贵腐酒的第一个满分。既然滴金马上要发布2019年份,那我这次就侧重于对该年份的介绍,至于其他年份的酒评情况,请年费会员朋友们移步我的官网慢慢欣赏。

 

和Lorenzo 交流后得知,2019年份的滴金选在3月发布是有原因的: 他说:“我们的技术团队认为2019年份的滴金需要更长的准备时间,我们希望酒达到完美状态后再和大家见面,同时团队也有了更充足的时间给市场预热;虽然滴金有很强的陈年潜力,但是在年轻状态下喝也别有一番风味。” 于是乎,从2019年份开始,滴金新年份的上市时间将调整为每年的3月。

 

2019年份的滴金给我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,实话实话,如果不是总酿Sandrine 亲自跟我说2019有45%的Sauvignon时,我是绝对不敢相信的。不知道是不是混酿比例的原因,2019年份的滴金给我展现出了一副仙气缭绕,娇嫩欲滴的仙女形象,和我印象中贵重气派,繁花似锦的滴金形象颇为不同。

 

起初我还有些不适应,但思考了一个晚上,我决定把我不成熟的想法和感悟跟大家好好分享一下。

 

苏玳贵腐酒无论是从质量还是稀有度都是其他葡萄酒无法比拟的,但为什么贵腐酒的市场表现没有那么好呢?一个字:糖。 在绿色有机满天飞,健康饮食理念大行其道的时代,大家往往“谈糖色变”,觉得贵腐酒太甜了。

 

我们来捋一捋,滴金是用葡萄酿造的,如果我告诉你,滴金的残糖介于橘子和樱桃之间,比桃子和苹果的糖分更低,是芒果的1/2,是无花果的1/4时,你的观点是不是会发生改变呢?

 

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觉得贵腐酒特别甜呢?答案跟酸度固然有关,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Sémillon天生的油润感。从滴金2019年份的表现来看,当口感变得更加清澈之后,甜感确实柔化了许多。 此时我就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想,滴金是不是想通过降低油润感的方式来弱化大家对甜度的感知,换句话说,通过提高Sauvignon的比例来弱化Sémillon的油润感。高比例Sauvignon的贵腐酒会不会成为滴金的常态?至少从滴金2019年份的表现来看,年轻态的滴金超级好喝,我就忍不住喝了好几口。

 

于是我又做了一个更大胆的猜想,假如这样的贵腐酒成为了新主流,整个苏玳世界会不会发生大变革?消费者会不会从此改变对甜酒的态度,重新拥抱苏玳?

 

无论如何,2019年份的滴金已经给我们展现出了一副更具现代审美的贵腐酒形象。蝴蝶的翅膀已然扇动,接下来滴金将书写怎样的传奇故事,我将在波尔多产区当地为你第一时间奉上相关的新动向。

 

我们下一个垂品见啦!